beta

只爱一点点。

第二天的超级短发

最后一天的鸡毛掸子

上挑眉毛显得脸长

我以前不是很懂事,也非常地做作,碰到喜欢的人也扭扭捏捏不成样子,但是好在我很有良心,很少有心安理得的状态。不美又不成器的时候难得被瞎了眼喜欢自己的男孩子殷勤以待,除了负担感还有蓬勃的抵触,不喜欢,拒绝不了,删除qq好友,手机拉黑名单,删微信,幼稚地义不容辞,我以前不懂事很做作也不随便承别人的情,潜意识觉得女孩子生来自控力差,也可能有虚荣心和占有欲作祟,抵制不了爱慕者的献殷勤。第一次想要来重庆的时候买好了车票,订好了酒店最后没有去成,因为好朋友又跟他前女友复合了,那个时候觉得莫名奇妙很生气还不至于骂‘你他妈的’,女孩子讲脏话不好,关于他奇怪的前女友或是现任女友…我有一种天然的看不起,我真的是那种老实巴交诚恳谦逊的人,我也不做作了现在,看不起就看不起,其实,还很噁心她,无缘由,讨厌这种感情不需要交流一个眼神就能感知到敌意,所以应该不止我对她,说明:我真心对他男朋友没半点想法,早在他们在一起之前我就见不得她。第二次来重庆真的就来了,来之前为避免惹一身腥我跟朋友讲反正都这么熟了一起吃个饭聚一下那种事能免就免,别又各种乱七八糟莫名奇妙的麻烦。端午早上到重庆发微信给他祝节日快乐,无回复…我仔细想了一下我难道不小心做了什么暗示性的举动表示我一定要见你么?从高中时候起的好朋友,借钱从来不含糊,暑假一定要聚到一起喝酒吃串的朋友,我想着见不见也就那么回事儿,到了这里招呼一声不过分吧,打电话嘟到一半被挂断,没有回电没有短信,所以说这样的程度才是“你他妈的”,你看你,我发微信只发一句打电话只打一通,我是缠着你还是他妈的怎么地了,莫名奇妙踩到屎的感觉again!以前做作被恶意以待就拉黑删qq删微信,现在我难过不开心怒上心头,还想祝你他妈的分手快乐,但是我没有,我修养好啊,我虚伪啊,骂你再多他妈的都敲成字,我就把你该在哪儿还摆哪儿,天知道我有多想看以后见面了你怎么跟我say hi……讲真,“走着瞧”这三个字真是深得我心————在重庆的第二天

梦到我们还是现在长大的样子,在整摞整摞的书本间忙着分班,虚情假意地说着要一起,后来却乐此不疲地和陌生人周旋,一直说着不在乎到底还是生了嫌隙

自言自语

能有一种无所谓的心态也是福气,谁知道还会遇到多少好的坏的人和事,大不了下雨就光脚,晴天就穿鞋,受点儿刺激就炸毛总归也会累,没人能一直神采飞扬据理力争吧,存在即真理,没什么接受不了,我相信什么样的人有什么命,我也相信什么样的人唱什么歌,大家都在努力过活,何苦拿自己的价值观度量别人呢,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从北到南

西北的赤裸裸的山和阴天柔软的阳光陪了她一路离家,穿过凿在祁连山体内长长的隧道,耳机里发出的声音越发模糊不清,凭着生理反应她艰难地咽下含在口腔里的解药,耳朵里遥远的蓝调穿破生理障碍突然清晰起来,她阖上视线里的水雾,再睁开眼睛就看到绵延的山,和山上有意无意被着的雪,她隔着玻璃把一缕阳光绕到指尖,又往自己这里拉了拉,好像真有什么绕在指尖,很快又觉得自己太过傻气,缩回暴露在空气中的手,讪讪地放回衣兜,却又不甘心地又握了握,好像真的有什么沾在指尖上,很快又认命般地伸开手掌,觉得真的有什么东西溜走于指缝,却又自嘲地想为什么自己总是在不甘心,拥有的不甘心不是最好的,没有的不甘心为什么不够格,她总是在给自己各种希望,而那些所谓的希望只会让她犹如贴着光滑的玻璃从高空滑下,明明有所依靠却还心如死灰

机关大楼的灯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