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只爱一点点。

高中毕业的第三个夏天我还试着像个半熟的大学生那样怀念我的高中,可能大家半熟不熟的时候都借着一部电影或一首什么歌回味过自己的青春(不信去看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区💁)。是什么滋味???我抄过海子的诗,攒钱买过陈奕迅的专辑,写过无数纸条,明明又胖又丑还幻想有那么几个人喜欢我,改过试卷上的分数,想过自杀,跟父母吵过无数的架(该死👋),校服里穿过淘宝的爆款,涂过红的黑的指甲油,扯过谎也认真喜欢过人,作为深度自卑患者对成长最贴切的解释大概就是无休止的苛责,言谈举止、穿着打扮、狐朋狗友、风花雪月、鸡毛蒜皮。来给自己写封信。

因为年轻你总是不能对自己做出合理估计,你看别人总在阳光开得最好的地方笑得一脸轻舞飞扬,周围总有器宇轩昂的男孩子说说笑笑,你做什么白日梦,晃来晃去不赶紧背单词在操场瞎晃悠什么,你倒是看看自己30码的牛仔裤,人总该认清层次再做打算吧,看那么多言情小说简直脑有病,排列组合搞不清那么多男的追一个女的倒是理解的挺通透,再往后看还有带色情节,一场脑残误会后人家总裁还是王爷是撕了你的衣不成?不敢相信你真的读过书架上那些王小波。好端端地穿什么蓝白条纹,谢天谢地总算外面还有个校服遮丑,得了吧,反正总有那么一刻你会装作有些热把它献出来,求你考虑下五年后的我,我想你能好好学习多学知识,我巴不得那些七情六欲的青春离你远远的,我知道你幻想过往后某一年你回放这些年会觉得美好,你错了,愚蠢,无知,丑态百出,学校刷在围墙上的“吃苦耐劳好好学习”才是对的。像万古不变的少女电影那样,你还有个暗恋的男孩子,别想了,去年秋天还是夏天的某一天我替你表白了,为了防止你再写那种“除了喜欢你我最确定的事就是我不会告诉你”酸不拉几的句子,对,我表白了,跟说早上好一样就说了,也说了让人家别困扰就当打了个招呼之类的话,你以为我这么努力是要维护世界和平吗,我只求跟你断个干净,对,我得变成最不像你的那种人,你太蠢,说了那么多谎也没保护好我。你以为成长是什么,就是一场漫长的屠杀,除了尸体我没法给你,其他环节我一刀不落补给你。前几天梦到那个你和你暗恋很久的男孩子,还是高中时候,你看你,早上偷用了妈妈的什么霜是不是擦太多了,脸白脖子黑一看就很明显,下课了也不敢出去,怕被隔壁班那谁看到,看你那么慌乱地伪装成做题的样子,写了一个解就被外面敲窗户的声音击得溃不成军,果然马上就有戏谑的声音附和起来“学什么学,出来玩”,敲窗户的声音如同问斩板掷了一地。喜欢了那么久混成好朋友你也很能耐,下课都找你玩还不开心满足?你当人家真不知道你那点小九九,也就你自个儿还当个秘密,他谈过那么多女朋友你一个胖妹的心思有什么难猜,倒是你,额头细密的汗珠跟遇水的泡腾片一样扎进脑神经,看着有一万个不自在在骚动,手在书页上捂出了一个耳光的湿热,彩排了那么久也没能笑得自然。姑娘啊,你还不知道了其实男孩子和女孩子是一样的,不管他喜不喜欢你,被人喜欢的感觉总是不坏的,跟虚荣无关这是天性,你看不惯貌美的女孩子在男孩子间周旋,那些受欢迎的男孩子也是一样,时不时找你玩,偶尔开个涵义不明的小玩笑,不拒绝也不说破,就跟你明确知道你不会跟他表白一样,你以为有多美好,无非就是他给你一个幻想,你给他一点自我满足感,本质上还是一笔交易,你该知道的,喜欢的全部意义就是被喜欢,它生来就是个被动词。你会遇到的,不,是我,我会遇到的,大大方方地牵手打闹,抢肉吃,去旅行,听歌看电影晒太阳,抱在一起睡,一想到就像洗热水澡那样舒服的那个人,我会遇到的。你呢,心肠不坏,也是个懦弱的好姑娘,跟我好好说再见吧,我要扔掉你所有30码的牛仔裤,再也不跟爸爸妈妈吵架,攒够钱去看E的演唱会,不说谎认真对待身边的人。那么多人的青春时光都有个发光闪亮的小少年,星星般灿烂闪耀,你也曾是个小少年,难过的时候躲起来哭,因为自卑冒冒失失地乱打扮把自己搞得像个小丑,哪里有地震就捐光所有的零花钱,请街上的拾荒者吃过土豆饼,给好朋友抄过《小王子》,喜欢下雨的时候踩自己一身脏水,看到好吃的酥饼一定要买给爷爷吃,从来不说奶奶做饭不放盐,也是个暖洋洋的好孩子,等你变成我你就会明白自信跟勇敢对于女孩子有多重要,所以我才着急让你多读书,我想你有天不用花枝招展也能卓然,我想你能一身本领坚强独立给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足够的安全感,你年少时夸下海口要赚大钱去往世界每一片海滩,你莫要嫌弃我故作老成不谈梦想,我想你能变成更好的自己,值得遇见这世间所有的美好,我想你能有不站到海滩也能有吹海风的好心情……所有这些都是我要为之努力的,感谢你经历了那么糟糕的青春年少却从未放弃坚定善良的好品质,再见了,一无是处的傻姑娘。

13年的时候我遇上了一个穿黄拖鞋来上课的女孩子,她跟我得了一样的病,我在恢复后期她在恢复前期,她比所有人晚来一天,穿着浅色的衬衫,Ah-Q Ah-Q地打着成双成对的喷嚏。她坐在教室最左边第一排,我坐在教室最右边第一排,一周以后她沿讲桌对称成了我的同桌,我们像两个初次见面的小学男生一样别扭地扯过一本书假装很酷地指着各自的名字算做了自我介绍。认识她的第一天她忙着给表哥画生日卡片,非常用心,晚自习的时候很开心地拿着她的半成品给我看,一张阿狸的集锦,画得很认真,我也很认真地敷衍说好看,其实我不喜欢卡通画儿,但是我有点喜欢她,她对人有种突兀的热情和冷淡让我异常着迷,说对不起的语调永远是上扬的,说就不的语调如同硬质的水果糖,坚定可口。她喜欢吃我很讨厌的桃酥,混熟了以后跟我分享过许多,那是一种油腻且毫无秉性的食物,吃一口能掉一身渣。【未完待续】

梦到我们还是现在长大的样子,在整摞整摞的书本间忙着分班,虚情假意地说着要一起,后来却乐此不疲地和陌生人周旋,一直说着不在乎到底还是生了嫌隙

自言自语

能有一种无所谓的心态也是福气,谁知道还会遇到多少好的坏的人和事,大不了下雨就光脚,晴天就穿鞋,受点儿刺激就炸毛总归也会累,没人能一直神采飞扬据理力争吧,存在即真理,没什么接受不了,我相信什么样的人有什么命,我也相信什么样的人唱什么歌,大家都在努力过活,何苦拿自己的价值观度量别人呢,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从北到南

西北的赤裸裸的山和阴天柔软的阳光陪了她一路离家,穿过凿在祁连山体内长长的隧道,耳机里发出的声音越发模糊不清,凭着生理反应她艰难地咽下含在口腔里的解药,耳朵里遥远的蓝调穿破生理障碍突然清晰起来,她阖上视线里的水雾,再睁开眼睛就看到绵延的山,和山上有意无意被着的雪,她隔着玻璃把一缕阳光绕到指尖,又往自己这里拉了拉,好像真有什么绕在指尖,很快又觉得自己太过傻气,缩回暴露在空气中的手,讪讪地放回衣兜,却又不甘心地又握了握,好像真的有什么沾在指尖上,很快又认命般地伸开手掌,觉得真的有什么东西溜走于指缝,却又自嘲地想为什么自己总是在不甘心,拥有的不甘心不是最好的,没有的不甘心为什么不够格,她总是在给自己各种希望,而那些所谓的希望只会让她犹如贴着光滑的玻璃从高空滑下,明明有所依靠却还心如死灰

机关大楼的灯展

真是不怕冷